顾溪

我们还年轻,有的是希望和信心,只待熬过黎明前的黑暗,就想看到云升日出。

都在说今天的葱花a。


但我好爱这样的鱼,锋芒毕露,凶狠果决,是淮家受该有的冷淡样子,是那个十二年深渊屠龙的勇士。


我好想知道鱼之前为什么那么卑微。


我好爱吴雩。


.二十三岁大学生也×二十九岁医生青,年下养成






诸葛青推开门的时候踉跄了一下。

屋子里灯光开的很暗,最亮的是电视发出的光芒。沙发上年轻男孩窝在那里,半边侧脸映着电视,显现出介于少年和​成熟男人的轮廓。王也听到声响从沙发上爬起来,睡醒的声音带着说不出来的磁性,“青?你回来了。”

诸葛青因为这声音又踉跄了一下,“嗯。下次不用等我了,小也。”​

王也随手抓过头绳拢了个马尾,他一边扶着诸葛青坐在沙发上一边说,“下次给我打电话,我直接去接你。”​

诸葛青坐在沙发上,自下而上地仰视王也,他显然对这人一身t恤短裤非常不满,但碍于自己也喝多了,便没说什么别的,“你赞助拉到了么?”​

王也俯视着诸葛青,这个距离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太近了,他能看到诸葛青脸上细微的绒毛,伴着电视里浅浅的背景音,让人有种不由自主的放松,“还没,但我绝对不会找王卫国。”​

诸葛青笑,他开始解衬衫扣子,似自嘲又似责备,“我带出来的孩子,连这点都像我,你和你爸爸置什么气?”​

王也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还是上手帮人脱衣服,逼迫自己不去看裸露出的大片瓷白皮肤,“在三流医院酒桌上拼酒的你没资格说我。”​

诸葛青没反驳,他抬头静静地看着王也,在他和王也人生的每个十字路口,他们都是彼此​唯一的依靠。他一手向后撑在沙发上,一手抬起来挡住眼镜,“王也,你想了我多少年?”

这个视角有点犯规,王也​想,他像哄小孩一样,“二十三减十六?您自己算?”

“你喜欢我这个奔三的老大爷干什么?”​诸葛青声音闷闷的。

“别说的像你没找过小二十岁的男朋友一样。”​王也理智彻底断弦,俯身撑在诸葛青手旁,“你还领回家过。”

“那是我弟弟。”​诸葛青把遮在眼前的手拿下来,“我真的没有。”

诸葛青顺势把手环在了王也脖子上,“如果算你的话,那就有了。”​








惊鸿设定,我估计有生之年我是写不到这儿了​,前文及设定下戳tag

.老情人相见

.雷





诸葛青看着攥着自己手腕的手,一阵火气直冲上头,“你不把手松开么?”


王也还是一副淡漠的样子,眸子藏在细碎的发里,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,这幅样子更加激怒了诸葛青。


他恶意地想激怒王也,“我还含着别人的东西呢。”他摩擦双腿,好像干干净净的地方黏黏糊糊的,“还在往下流。”


“你不放我去浴室么?”









无责任脑洞,没后续

追平吞海。


十二年是个什么概念呢,如果一生是六十年,那就是五分之一,能让孩童长成青年,能让老人走进坟墓。那是吴雩本该最好的年华。


想说的太多了,等完结吧。


我他妈要气死了。

我挣扎了一天的课回来快要死掉,结果看更新都是什么东西。


我能接受楚子航死,我自己也写过他死在屠龙的战场上,英雄不可能不受伤,我甚至做好了大结局子航被炮灰的准备。

我他妈甚至可以接受他被人忘记,死战战场上后才被人铭记。


但我绝对不接受楚子航,作为一个卖点,一个抄热搜的话题,被这么毫无铺垫地突兀地杀死。

江南还有心么,他记得作为一个作者的本心么,他不过是想让人看见热搜,让人想起来啊我好像看过这么一本书,然后再热闹一把。

就这么侮辱楚子航么?


之前全职粉骂蝴蝶兰的时候我还可以替他说话,大家都是要恰饭的,作者还能说什么。更何况蝴蝶兰并没有做什么有损于全职乃至于叶修的事情。

全职已经完结。



但是江南真的是,让我恶心透顶。

他不配被称为一个作者。

他比郭敬明还让我恶心,起码郭敬明为了吸粉还不会故意写死主角,他只会让一起死,然后感叹疼痛的青春。


我的青春,最疼痛的就是喜欢过郭敬明,继而喜欢过江南。


从今天开始除非江南再更正剧向,否则不再关注龙族新况了。


我是龙一嗑的恺楚,从龙二喜欢楚子航,龙三真挚地爱江南,龙五归于平静。

他只是个作者或者说商人而已,他出书我喜欢就看,他写屎我也不给他买单。


而我最好的恺楚,最好的子航,最好的恺撒,都到龙三为止。


摸一个藕饼,校园,不良×不良








哪吒双手插兜,懒洋洋地靠在墙角。

面前是四位学生,呈三角形把他围在墙边,天蓝色的校服脏兮兮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。

哪吒笑了笑,挑衅地开口,“就你们几个人?”

为首的男孩子刚要说话,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伴着阳光吹过来一阵风,恰到好处地卷来几张纸,落在了三角形的中心。

少年追着风跑来,亦或者他本身就是风。校服的裤子改成贴合身形,勾勒出流畅的少年身体线条。手上捧着一摞绝不会轻的报表,天蓝色的长发扎成马尾,发尾飞扬着,锐利的仿佛要割破天空。

那是一双极美却不留于女气的眼睛,眼角上调,看起来危险又美丽,薄唇微泯着,是一副克制又薄情的样子。

“不好意思,同学。”少年站在阳光下,腰杆挺得笔直,“能把那几张纸给我么?”



堵人的没说话,被堵的先说了,哪吒弯腰捡起这几张纸,冲他挥了挥,扬起的笑容灿烂明媚,“来啊好学生,我过不去啊。”

少年微笑,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包围圈,堵人的男孩子试图威胁他让他离开,因为不知名原因到底没有开口。

直到少年从哪吒手里接过那几张纸,才收到哪吒的忠告,“行了好学生,以后没事别老往这种没人地方跑。”

少年接过纸没立刻离开,倒是转身护在了哪吒身前,他勾起一个极为礼貌的笑容,冰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,“同学们,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,这事儿就过去了,行么?”

对面堵人的领头人一句国骂,看上去很想来一句“你谁啊”,挥起的混子在半空中被拦截。

一双看起来有点女气的高帮帆布鞋,露出一小节精致的脚踝,直接一脚踢飞了棍子,看起来还想再补一脚踢飞人。

没能实现,哪吒拦下了他,以一个相同的姿势护在他面前,少年人的意气风发与金戈铁马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,“乖,好学生,你退后。”

于是少年就乖巧地靠在哪吒靠着的位置上,看着穿着红色校服的少年打架,偶尔在倒过来的人身上补几脚,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



哪吒解决完了人才回来检查少年,他跪下来检查少年的脚踝,“你可以么,那一下冲击力可不小。”

少年俯视着哪吒,“敖丙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叫敖丙,不是什么好学生。”敖丙坦然地解释,他身上温文尔雅的气息太重了,让人没办法接受他是隔壁校校霸的事实。

“那你肯定认识我了。”哪吒握着人的脚踝,抬头对上敖丙的眼神,他的眼睛里永远闪着光燃着火,燃的是敖丙满心的喜欢与爱恋。

“谁不认识你呢。”敖丙淡淡的,“你要是再不放开,我的膝跳反射可能控制不住。”

哪吒看了眼被踢飞的木棒,迅速领会到“你再不把手松开老子就踢你”的隐藏含义,他讪讪地笑了笑,脑内弹幕刷的是“这脚踝真他妈细”。












激情短打,可能有后续。

这是我的心路历程了,敖丙的腿可真他妈好看,我他妈好像上去攥一把。

大家都是受害者,谁也不比谁高贵



从点映结束后我闺蜜就说,我秋可能又会被嘲一波。

我当时???!!为啥,怎么垃圾也不能扯到我秋吧,我秋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炮灰啊???

我闺蜜,一语成谶。


这个电影的剧情,垃圾,非常垃圾,我作为一个伞哥粉到他说想摸一摸24K纯金奖杯的时候都要气死,台风天强行车祸以及那个电话铃都给我恶心得不行不行,名台词“只不过从头再来罢了”我也没看到。


我秋整个形象没立起来,我路人朋友陪我看电影,出来问我为什么喜欢他,我整个人特别无力,我秋是一个多好的少年啊,他坚强美好又果敢,善良聪明又体贴,可能有点小皮,但绝不是电影里那个除了长得好看之外一点优点都没有的人。


不对,还有声音好听。




所以我给这部电影打五六十分左右,扣掉的分是死烂的剧情,并希望彩铅能够吸取教训,然后就有小妹妹跑来说一些恶毒的话。


“活该smq死。”

“也只有你们sx和xs才能看进去这些电影吧。”


我??????!!!!!!!!!!


我sx从来都是冷圈,被诸位太太排挤前些年还被开除all叶籍,我秋本来路人缘就不好因为清明节狂刷,前年才拥有生日,已经够惨的了,叶修ooc,苏沐秋不ooc么????


那么好的一个少年,只配被称为炮灰,上个封面粉丝就能乐得多少天睡不好觉,出了一个电影,明明自己也ooc,结果还被骂???

有天理么???!!!!


真是气死我了。



最后,请和我重复,电影垃圾,傻逼编剧,傻逼编剧,傻逼编剧,和伞修,和修伞,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大家都是受害者,谁也不比谁高贵。





占tag致歉


电影垃圾是编剧的锅,是编剧傻逼,傻逼的是编剧,和苏沐秋,和伞修,和修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
部分小妹妹们,我家这么多年一直被黑,不至于这种不存在的东西都要被拿来黑吧。


“可能只有sx或xs才能喜欢这种电影吧。”

“smq死了都不消停,活该。”


小妹妹,做人要有底线,伞修两人都有ooc,你要是再说这种话信不信我锤爆你的狗头???!!!


看完全职电影了。

其实没有网评说的那么不好,可能是期待值拉低了之后看都还可以,至少我还可以,就是苏沐秋死的时候那电话音恶心到我了。

w个人观点,路人还是不要看了,比如我这次拉我班同学全程她都不知道谁是谁,比较苛刻的粉丝也不要看了,容易炸,接受度高的可以看看,当看同人了,有几个小细节还挺可爱的,而且文州那一镜头真的特别好看。

画风可以,剧情硬伤,配音优秀,bgm优秀。

最后,编剧傻逼是编剧,别拉上我伞哥和我伞修,不止叶粉觉得ooc,我秋也ooc,角色内涵全都没出来,我家不比你家糟心得轻。